Category Archives: 随笔 Essays

坐在公司喝啤酒

现在的我坐在办公室里,周围同事都已回家,我在fix bug。周四的下午公司里的tgif提供酒,所以我的面前有一瓶啤酒。

七月的我结婚了,和心爱的在一起八年的女孩。一闭眼第一次在小西门见到依的情景还清晰不已。戒指戴着还是不习惯。从此人生从一个人,变成了两个。

九月第一个团队制作的产品EatZ上线,从开始的0到一次一次的讨论,从对objc的鄙视到现在完整的开发出成型产品。自己也在随着产品在成长。不知不觉要到而立之年,有时觉得自己很渺小,但更多的时候还是想要突破小池塘,变成big fish。

桌子的正上方是一个硕大的地球气球,加入Google Geo一年有余,十分喜欢这个公司,遗憾成为不了自己的归属。乘坐的地铁每天从河底穿到另一个地方,它决定的我生活中的两个重要的点。什么时候其中一个点也能变成一个硕大的地球呢?

美国(纽约)驾照换北京驾照攻略

前两天(2014.09.01)刚在北京换了驾照,趁还记得写出来提供给有同样需求的人。

先说说我的情况,纽约驾照,北京集体户口的身份证。之前准备好复印件,表格;前一天照好照片,当天早上去附近医院很快做好体检。

具体的攻略网上有,我直接贴后面了,就说说我在看攻略的时候有疑问的几个点:

Continue reading

记忆碎片@影

经常回到豆瓣最主要的原因,是去记录自己看过的电影。再有几十部,那个数字就要满一千了。我与电影的缘分,自然是从那个数字起跳开始。

有时会想自己看过最早的电影是哪部,当真记不清了。小学到了南洋学校后,学校的电视台会在周末放映一些租来的VCD碟片,每当周末不回家住校,都和同学一起在教室看校电视台放的影片。好像是五年级的时候,一天父母单位组织出去看《泰坦尼克号》,回来后他们都说很好看,后来学校的电视台也放映了,里面的大场景和宏大的音乐记忆颇深。我最喜欢的的电影之一《大话西游》就是在高小的时候看的,那时候还是父亲拿回来的录像带。后来看到很多文章说《大话西游》刚放映的时候反响并不太好,但我真的是小学第一次看就无比喜欢。

Continue reading

宇宙魔力

想象着躺在一片铺满蒲公英的原野的夜,闭眼的一霎那魂飞快的冲出地球。

流体的形态悬浮在太空中–极自然优美的悬浮姿势。

火红的太阳在远处剧烈的燃烧着,仿佛能听到巨大的爆裂声。周围无限的寂静。

蓝色的星球旋转着向我冲来,一瞬间就冲到了我的面前,又一瞬间已在几百公里外。上面满是生命。

目光驶向远方,无数绚丽的星系悬挂在宇宙中,超行星绚烂的诞生,白矮星孤零零,红巨星逝去的王者风范,黑洞的贪婪,恒星的耀眼……

无比辽阔的让人窒息的宇宙,漂浮在那里,霎那间感觉到被虫洞吸进去,又被吐出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系,在那一刻,呆住了,呈现在眼前的,是7颗大小不一的巨大行星,他们一个个的从我面前驶过,每经过一次,都是一个音符,do,ri,mi……也许这是宇宙中最和谐的旋律,天籁。

开阔的

记忆碎片@书

最早的读书记忆,应该是上学前,从姥爷家的箱子里翻出的舅舅看过的小人书。巴掌大得图画,开始了我的翻阅故事。

印象中还记得的小人书有《八仙过海》,香港电视剧的截图版;《神力王》,近代列强侵略中国,仁人志士是如何在擂台上扬眉吐气;当然少不了《丁丁历险记》,表情无辜机智勇敢的洋葱头带领小白雪历险的故事。

Continue reading

怀念仙剑-词一首

2007.05.27 作于北大,最初写在校内网,拷贝至此留念    

仙字一把,剑御前

万千个小鬼寻衅

呵声怒,冲它个乱,影不全

灵绕,柔意里是那笑颜

月洒,夜半衣披肩

还有奴,精怪翩翩

情满,不羡神仙

身去,泪予谁?搁浅

也罢

一切本是因缘

仙字难圆,剑敛

然这份感动,长留心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一下午,脑中总是浮现出仙剑的画面,月如在圣姑床上冷冰冰的身体,灵儿与水魔兽的同归于尽,月如抱着忆如出现在雪地……“我们三个永远不要分开”“吃到老,玩到老”,月如的幸福是那样的让人心碎。我总和别人说我是灵儿派的,可是哪分那么清楚,他们给我带来的感动,已无法衡量。

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高考

高考过去快两周了,对于我而言,已经是七年。七年本是可以抹掉很多记忆的,但不适用于高考。而由于不争气的我参加过两次高考,这种记忆尤为深刻。

第一次高考感觉来的很突然,虽然也在复习,也在看着黑板上的倒计时,也在毕业留影,但当它临近时,依旧还是不知所措,以至于我对于第一次高考的过程印象不是很深刻。

Continue reading

读余光中《寻李白》有感而作

酒在哪?剑在哪?
长啸一声,便是那狂,便是那痴
列子御风,我辈又岂草履于世?
庄周梦蝶,晓梦之中,既是那蝶,也欲冲破浩瀚九天
错它个破碎
笑它个七窍流血,断肠
做半个神仙,小半个妖怪
饮了那霸王的胆魄
牵着她易安的温柔
便是,那万面玲珑
活它个电脑,活它个睡觉,活它个出人头地,活它个人

附余光中先生《寻李白》:
Continue reading

中秋

注:大四 (2008.10) 的时候在“中国古代文化”课上写的期中论文, 那时人在国内,虽然和家人不在一起,但总觉得有根线在牵着我们。现在身在美国,这根线长了许多,思念愈发的浓。

中秋在我印象中,是小的时候跑到姥姥家,从一大袋刚做好的月饼里取一个还热乎的放在嘴里,那时我们一家人还生活在小县城,总是快到八月十五的时候,收集好各种原料送到月饼坊,待做好了后再去取回来。因为家人总在一起,所以似乎不太强调团圆,但晚上还是会坐在一起,吃着素菜或者糕和月饼,然后听长辈们讲关于月亮的故事,然后会学着他们烧香,祭祀我不认识的神仙。
Continue reading